法律在线

刘格菘、赵诣、陆彬破解“魔咒”高景气行业回调风险或成崔宸龙来

  原标题:刘格菘、赵诣、陆彬破解“魔咒”,高景气行业回调风险或成崔宸龙来年难题

  2021年即将收官,崔宸龙大概率锁定状元,但坊间对他能否破解状元“魔咒”的担忧开始出现。有鉴于此,近几年状元刘格菘、赵诣、陆彬等人今年的成败得失,值得借鉴。

  多年以来,“状元魔咒”是市场风格转换、状元产品规模快速增长双重压力叠加。但实际上,2020年和2021年,“魔咒”均被打破。

  2019年状元广发双擎升级在2020年仍然获得66.36%的收益。2020年权益类和股票型状元分别被赵诣和陆彬摘得,两人管理的农银汇理工业4.0和汇丰晋信低碳先锋今年以来分别上涨43.48%和40.69%。两只基金去年均集中布局新能源板块,尤其是锂电池龙头宁德时代以及相关原材料提供商赣锋锂业、光伏板块的通威股份,均为基金贡献较大涨幅。今年以来两人的持仓仍以新能源为主,但操作细节略有不同。

  随着规模增长,赵诣利用一季度末市场大幅调整,将持仓集中于新能源和科技龙头上,其中新能源依然围绕动力电池构建,标的包括宁德时代、新宙邦、恩捷股份、天赐材料等,另外在芯片领域重点布局了振华科技、闻泰科技等,并在三季度增加了业绩高增长的中航沈飞等军工股配比。

  陆彬策略更加灵活,虽然持仓仍集中在新能源,但是去年末就看到他的产品开始逐步试水加仓中国平安、碧水源等传统产业个股,这些稳定板块的持仓对于一季度基金回撤控制有较大助力,另外动态策略中出现了保利、万科等地产股。因此,新能源产业链持续的高景气是两人打破“魔咒”的最大助力,此外,两人也在试图通过差异选股和行业轮动更进一步。

  今年,崔宸龙管理的公用事业和新经济分别上涨125.03%和110.01%,在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中都与第二名拉开较大差距,明年还会有状元“魔咒”吗?

  首先,面临高曝光和资金加速流入,投资策略的主动求变是历年状元必须经历的,例如刘格菘。2019年业绩主要依赖于中国软件、圣邦股份等受益于国产替代的个股表现。而在规模爆发式增长后,他更多从中观产业供需格局出发,选择有比较优势的细分行业。从持仓看,除隆基股份、阳光电源等光伏企业,也有京东方、康泰生物在各自细分板块竞争格局清晰、盈利弹性强的公司。不过,在当前超700亿规模前提下,略显分散的行业布局已使基金丧失了当年的高弹性。

  不过,他各年度的收益还是跑赢了同类平均。2020年以来,他管理的产品业绩逐年下滑,参看基金财报,即使挖到了诸如国联股份、华特达因等中小市值牛股,最终也因布局比例较低继而对组合贡献不大。

  其次,规模因素对崔宸龙这类成长风格投资有较大影响。达到一定规模后,基金后续的规模成长与业绩很可能成反比,太大的规模意味着可选范围越来越小,而且考虑市场冲击也不利于调仓,这些都会局限一只基金的收益能力。随着三季度规模爆发增长,曾经对收益贡献较大的鹏辉能源、中科电气、星源材质等中小市值股票,已经触及了公募持股“双十”限定。实际上,去年的两位状元已经开始控制规模,两者的部分产品设置了单日申购上限。目前赵诣管理378亿。

  当前,新能源板块在四季度表现平平,纵然行业尚处在快速成长期,但短期大幅回调风险不容小觑。面临着规模暴涨和赛道重估,今年业绩出众者明年如何突围还存在悬念。

  (本文已刊发于12月25日《红周刊》,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,不代表《红周刊》立场,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,不做买卖建议。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