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新闻

柳传志一家“满门忠烈”三代坚守“买办发家”的好门风

  今天是2021年12月13日,国家公祭日,大家都沉浸在悼念遇难同胞的氛围之中。

  “勿忘国耻”理应是每个中国人心中时时记住的信念,但是总有些人,为了一己之私利,一门的富贵,把胳膊肘往外拐,喜欢与“外人”站在一起。

  网上最近盛传一句顺口溜,“联想有难,八方点赞!满门忠烈柳传志,冰清玉洁潘金莲!”

  2003年9月5日,柳传志的父亲,81岁的柳谷书老爷子在北京协和医院去世。

  在葬礼上,柳传志为父亲写的悼词里,是这样描述的:“您处理了迪斯尼的案子,处理了“维他奶”的案子。一个又一个案子的成功,让外国人对香港中国专利代理公司的品牌开始有了信心,对中国专利法的实施开始有了信心。”

  此后辗转担任过,某司的科长、某委员会的处长、副部长,或者说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当过官!

  直到1984年,已经63岁的柳谷书,跑到了香港创办了中国专利代理(香港)有限公司,担任第一任总经理。

  在那个时代,市场开放的春风,吹遍了全国,内地各种小厂家,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出来。

  刚刚创业的这些小商家们,一没技术、二没资金,为了能够生存下来,要么接一些国外的廉价代工订单,赚一些微薄的工钱。要么厚着脸皮,照抄一些好牌子,做仿制品过活。

  为什么柳谷书作为新中国第二个拿到律师资格证的人,要发展中国的知识产权事业,却跑到香港呢?

  因为他名义上是发展国内的知识产权,实际上主要是,靠完善专利相关的法律,帮外国企业打官司!

  1997年,迪士尼尝试进入内地发展,结果脚刚刚踏进内地市场,广州某单位就跟风筹建了“东方迪斯尼乐园”的计划,这不是要公开打擂台吗?

  这个案子,就是柳太爷接手的,“东方迪士尼”项目尚未筹建,就被消灭在了娘胎里。

  与此同时的IBM也是刚刚进入中国,正版产品上市多过多久,盗版产品就已经出现在华强北,一众小商家们手里,开始低价销售。

  还是靠着柳老太爷,利用自己的法律知识,一家家地去告,直到把这些内地小厂,全部告趴下。帮IBM在内地市场的倾销,扫清了障碍。为后来一年好几个亿的专利费收取,铺平了道路。

  像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很多,一来二去,柳谷书老爷子就与外企们友善交好,攒下了丰富的人脉资源。

  总是帮着外企与中国企业打官司,胳膊肘总是往外拐,时间一长,就不怕别人议论吗?

  骂的人多了,他还特地在自己香港的办公室里,挂上这样一副对联,“仰俯无愧天地,褒贬自有春秋”。

  柳传志刚刚创业的时候,拿着所里给的130万元、500平方米的大场地,还有35名研究所的技术人才。

  爱子心切的柳谷书,于是利用自己外企的资源,帮他联系上了渠道,搞来了进口计算机资源,这才找到了后来的方向。

  不仅如此,柳太爷还在1986年,号召代表港资、外资的公司参与投资,成立中国技术转让(香港)有限公司,自己担任总经理。

  两年后,44岁的柳传志,手中攥着30万港币,带着人跑到香港,说是准备做贸易。

  当年年底,父子二人将“北京联想发展”、中国技术转让公司和香港导远公司整合在一起,成立了合资企业“香港联想”。

  2004年12月8日,联想和IBM签订协议,联想集团斥资12.5亿美元收购IBM的个人电脑业务。

  要知道当时的IBM个人电脑业务,已经是年年亏损的状态,业务净利润仅为1.6亿元。

  花了12.5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约104亿元人民币,买一个利润仅为1.6亿元的业务,究竟是图啥?

  当时柳等高管表示,是因为看中IBM的国际化优势,希望打开海外市场,买的是IBM的商誉,属于无形资产。

  所以究竟是买亏了?还是买赚了?这个没办法评估,毕竟名声嘛,你懂得,无法估量。

  花100多亿买个名声,这样的事情,他们也不愿意让人去评估。谁又能知道,这背后牵涉了多少利益交换呢?

  父亲帮IBM打官司,儿子花巨款,帮一帮IBM,也算子承父志吧!毕竟花的又不是自己家的钱。

  据他自诉,在创业前,每月只拿着79块钱的工资,一家六口人都挤在一间由车棚改造的小屋里。每天睡觉前,都得先把桌椅板凳挪开,再把被褥拿出来铺好。

  2000年在北京大学,计算机系毕业后,在家里的安排下,柳青前往哈佛大学继续深造。

  按照柳传志的讲法,对自己儿女的规划是,“大学在中国念,大学完了之后到国外念,在国外工作一段时间再回来。”

  所以说现在网上很多人会劝,没过硬背景和关系的年轻人,就不要去做投行相关工作,能干但是会很累!

  但是柳青就不一样,2008年就晋升为高盛亚洲区执行董事,2012年就已经成为高盛亚洲区董事总经理。

  因为一身正气的柳大爷,要建立起一家“没有家族的家族企业”,所以多次公开地声明过,自己的子女不许进入联想。

  而自己的儿子和闺女,专业念的都是计算机,在国内工作,能找的岗位,不是联想的供应商、上下游,就是竞争对手,所以他们根本“没地儿待”。

  很显然并不是,因为联想在柳谷书、柳传志的两辈人的联合协力下,已经实现“柳家化”了。

  都已经是说一不二的一把手,在内部权力高到无可复加,再把精心培养的闺女、儿子弄进来,也帮助不大。

  一方面实现家族内部人才价值的最大化,另一方面自己也落下个大公无私的好名声!

  终于在2014年前后,这块蛋糕找到了,当年的7月,柳青加盟滴滴,出任首席运营官。

  据当时的传言,是程维主动向柳青发出的邀请,并且在见面沟通后,他俩和六个年轻高管,自驾三天,来到了喜马拉雅圣城的脚下,望着那片无限圣洁的星空,所有人都哭了。

  在那样圣洁光辉的环境中,柳青被程维感动了,所以才放弃了国外千万高薪,毅然回到国内创业。

  我们不得而知,我们只知道,早在2010年,联想就以12亿入资神州租车,进军出行市场。

  而在柳青入职滴滴的第二年,柳传志的亲侄女,自小在他家长大,曾经继承爷爷遗志,在硅谷当了10年律师的柳甄,没有出色的市场运营履历,却突然成为了优步在中国战略负责人。

  在柳青加入前,国内市场上活跃着“快的”、“滴答”、“一喂出行”等几百个约车平台,当时的滴滴缺乏资金、缺乏人才、缺乏司机、缺乏市场,只是其中苦苦挣扎的一员。

  第二年,在柳青的主导下,滴滴又完成了20亿美元的巨额融资,破了自己创下的非上市公司融资金额的记录。

  第三年,柳青又主导完成了滴滴新一轮4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,新的投资方包括苹果等外资。

  这些动辄几十亿美元的融资,线多岁,担任过投资银行董事的柳青,一人能够独立完成的?

  滴滴北京总部坐落于,海淀区东北旺路数字山谷B区1号楼,而联想总部则在西北旺东路10号院2号楼。

  自此柳氏一门手里,已经握住了九成的国内出行市场份额,以及积攒下的海量出行数据。

  在一开始,大家还以为一家三人,共同进军出行市场,是同室操戈,父女同台竞技。

  当被大家追问到,是否有意布局,让两位后辈“收编”专车市场时,柳传志是这样回答的。

  “这是偶然,她们选择了自己的事业,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们家孩子其实没怎么管,其实是放养,我们那个年代怎么管?无非就是身教重于言教,我做人就是这么做的,我爹也是这么做的。”

  但到了2016年之后,大家才恍然大悟,原来柳氏三人,不是各自为战,是对国内出行市场齐心协力的合围。

  这么明确的分工,这么紧密的配合,也只有如同柳传志自己所说的,“身教重于言教”,三人才能做到如此步调一致。

  为什么一家扎根中国市场,在国内赚钱的公司,要把中国市场的红利,带给外人分享?

  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火速上市,20天跑完全部流程,上市后才把消息公之于众?

  对于滴滴这样手握重要数据的公司,你要说自己清清白白,没有泄露点什么当作“投名状”,人家凭什么同意你,这么快的速度跑完所有流程?

  但若为了能够突击上市,泄露了手中的那些出行数据,那真的是又一次刷新了我对这家人的认识!

  柳传志这一大家子还真的是“满门忠烈”、“冰清玉洁”,柳老太爷还真是留下了“亲外的好门风”!